宝马分分彩官网:  第一天早上谢大厨来到第一家店,可是店里已经排起了长龙,苦等了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吃到了招牌早餐,冰豆浆和烧饼。

在本届中国国际人工智能峰会,52AI邀请到人工智能新创公司Kneron创始人、CEO刘峻诚进行了专访,专访内容如下:

 

在本届中国国际人工智能峰会,52AI邀请到人工智能新创公司Kneron创始人、CEO刘峻诚进行了专访,专访内容如下:

 

问:首先跟我们社群的朋友介绍一下你们公司

答:我们公司14 15年成立的,大部分都是海外留学生,五分之一是从北大清华出来的,很多是名校出来创业的,有GoogleIntel的经历,然后出来创业的,工作时间十几年,还有一个老前辈有二十几年经验。

 

问:可不可以介绍一下你们公司的产品,或者你们在AI应用的主要方向。

 

答:我们大概专注有三个方向,

1 智能家居 客户有 格力,华硕等

2 智能手机应用

3 智能安防

我们公司的主要特点是软硬一体,主要是终端AI,而不是云上的AI  除了软硬之外,我们一直做到芯片等级,我们的客户有包括腾讯百度 格力等。

 

 

问:你们为百度 腾讯做AI服务,我们知道他们的AI技术能力应该说在国内是领先的,那么能介绍一下你们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

答:他们比较强的是属于云端的智能,比如搜狗他们语音处理比较强,但是我们主要给他们提供终端的AI,比如说终端的硬件,终端的处理能力。

 

 

问:云端AI和终端AI的区别是什么,云端处理的数据比较多,那么

答:终端AI反应快,比较有局限性,在某些领域是比较深耕的,举个例子,我们和格力合作的工业4.0的智能制造和智能家居,我们在这里的局限就是工业4.0的应用和智能家居的应用。

终端有什么好处呢,他不用联网,所以比较安全,然后速度比较快,他的处理可以在终端处理,不用放在云端。主要是这三个好处。我各举一个例子,会比较容易理解。第一个安全性,我们帮格力做的智能家居的人工智能方案,如果我们用传统的方案,不管是GoogleFacebook 腾讯还是百度,都要连到云上面上传下载数据,那么你的私密数据就有可能被黑客截取到,这是比较危险的事情。我们终端的处理,我们做处理的时候都会在家里终端处理,并不会连到云上所有就有一个私密性安全性的好处。

工业4.0 你比如说格力的生产线或者富士康的生产线,他们一定不会希望他们生产线上的商业机密被传到云上从而被别人知道,所以终端人工智能对这种商业或者个人隐私性是很有帮助的。

第二个就是实时性,像无人车还是无人机,传统的方案就是他们的数据都是要传到云上再处理,就会很不好,你的无人机速度被较快,要识别前面是否有一棵树,如果你的数据先传到云上,再做处理,你的飞机可能就会撞到树了,无人车也一样,车子速度比较快,要判断前面是否是一个人,如果我把数据传到云上,在接受返回数据,所需要的时间都是零点几秒,有时候车子速度比较快,立刻就能撞到人了。

第三点它可以减低云的负担,像腾讯云他要建很贵的服务器,才能满足很多客户,如果你把一部分人工智能放到终端,他就可以不用那么贵的服务器。

打游戏大家都会有这种经验,突然某个时刻特别多的人连上去,网络有可能会瘫痪或者延迟,那么我们的做法就是把这一些智能应用放到终端,就可以减轻云的负担。

 

问:贵公司是一个跨国企业还是美国公司在中国的一个分部

答:我们是一个跨国企业,我们总部在美国,深圳 珠海都有点,现在重心也是放在国内。

 

问:请谈一下你个人或者你们公司对国内人工智能行业发展的认知。

 

答:我们刚来国内,我们在国内的时间不长,主要是去年跟腾讯开始合作,腾讯让我参加了一个我是创始人的节目,里面有董明珠还有搜狗的王小川,后来就开始跟格力和搜狗合作。

我觉得国内的人工智能比较热,蛮火的,关注的程度不会比美国的热情低,这一点还蛮让我惊讶的。

 

问:您本人是技术导向还是管理导向,

答:我是UC BerkeleyUC LAUC SD博士,曾参与NASA JPTIARPABell Labs的研发项目,也曾在三星研发中心和高通任职。

 

问:去年我们国内又一个专门做知识分享的人说过,LinkedinCEO曾经说过,人工智能从技术上来说还没有一个特定的方向,但是所有的大公司都投入进来了。

答:我这样理解,我们现在这一波人工智能热潮其实这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火是图灵算法。

第二次火是70 80年代,他发明了一个算法,现在在银行的某些领域还在使用,但是后来发现虽然机器可以自己做一些判断,但并没有到人们想要机器达到的程度,距离还很远。

这一次火是深度学习算法带起来的,其实当时看到贝尔实验室几个深度学习算法的创始人,还比较落魄,那个时候硬件还不支持他的理论,一直到大家开始用GPU开始做人工智能,物联网爆发,有很多大数据,后来大家发现深度学习是一个比较对的方向,当然也许过一阵子大家也许会发现,深度学习并不能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又会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这说明受众也要被教育,我们现在人工智能虽然非常热,但并不代表人工智能就能真正的像人一样思考。

 

 

问:我前两周看的新闻,有几个Google的前工程师,他们成立了一个宗教,目的是想通过技术实现AI上帝,技术上说也就是一个强人工智能或者超人工智能,刚才您说技术上还不能达到,是不是说AI上帝在可预见的未来是实现不了的。

 

答:我举个例子,人脑有16亿个神经元,神经元与神经元之间有6个触点,16的六次方乘以三,我们就说硬件,假设里面的神经元和人脑的神经元是对等的,我们用最先进的技术,先不考虑摩尔定律,你知道做一个类似人脑的硬件,要建多大,大概会是一个上海市那么大,也就是说我要建一个像人脑那么大的神经元系统,那要做一个像上海市那么大的硬件,以目前的细晶元技术,很难做到。


我们可以要憧憬,但是我觉得这个憧憬能不能达到,还是一个比较大的未知数。我本人对此持悲观态度,当然科学的发展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也许某一天,某个奇点出现,解决了我们现在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实现了真正的人工智能。(完)


2017中国国际人工智能峰会由希迈商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主办

 2017中国国际人工智能峰会:专访-Kneron AI资讯 第1张

 2017中国国际人工智能峰会:专访-Kneron AI资讯 第2张